重塑社交与生活,抖音音乐用一份报告揭示了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

在最近一期《德云斗笑社》上,孟鹤堂和周九良表演了一段相声,用传统曲艺的腔韵把“画画的baby”“无情哈拉少”这些抖音梗玩了个遍,现场观众的情绪被调动得一浪高过一浪。

这种把抖音热门歌曲融合进相声表演中的模式在德云社并不少见。小园子演出中,我们经常能够见到演员们翻唱抖音热门歌曲、和观众一起玩儿梗,并获得不错的现场效果。

音乐,正在通过以短视频为载体的社交传播,进行一场从“聆听”到“互动”的变革,不知不觉之中,音乐行业的一场社会化重塑正在抖音上悄然发生。

日前,抖音音乐发布了《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》,透过这份报告,我们或许可以窥见短视频社交赋予音乐的全新生命力。

让更多音乐人被看见

从1990年代前后以电视媒体主宰流行歌曲方向至今,中国当代流行音乐的发展已逾三十年的时光,这期间虽然经历了以电视剧为载体、以选秀节目为载体、以音乐综艺为载体的不同发展阶段,但能够在民间广为流传的歌曲,主要还是来自电视平台。

所以即便如黄渤这样“唱跳俱佳”的优质歌手,无法登上青歌赛的舞台,拿不到热门电视剧主题曲的演唱机会,也只能在酒吧里苦苦追梦,最终“沦为”一个电影演员。

这种情况在抖音开启的音乐短视频时代发生了改变,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和原创作品正在抖音上面被看见——根据《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》,仅2020年上半年,音乐人入驻增长人数就接近3万人,近半年音乐人涨粉累计超过3亿;在原创歌曲方面,排名前10的爆款歌曲总播放量945亿,相当于全中国平均每人播放67次。

如果黄渤生在这个时代,大概很难不在抖音上成为一个“爆款”音乐人。

在这份报告中我们还可以看到,排名前十的爆款歌曲,就包含了流行、民谣、二次元、R&B等多种风格,各种风格的音乐人都可以在抖音上找到自己的受众,从而获得认可和机会。

丰富的音乐风格都能够找到对应的受众,音乐人足不出户就能够得到足够的关注,可以专注于自己感兴趣的音乐类型,进而形成相对稳定的音乐爱好圈层。这种行业环境的变化我们从一组有趣的数据中可以窥见一斑。

根据《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》中“用户最喜爱音乐短视频创作风格投稿量Top省份”显示,不同地区创作的短视频音乐风格具有明显的差异,比如云南,多个少数民族聚集,加之旅游资源丰富,当地百姓生活状态相对安逸,使得民谣音乐成为这个地区的重要音乐类型。

再比如四川地区,热烈火辣的生活方式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定居,随之产生的,是代表年轻人态度的说唱音乐的火爆,这里也涌现出了谢帝、马思唯、李佳隆等大批说唱明星。

广州流行音乐积累深厚,素来是中国流行音乐的“造星工厂”,在抖音时代也依然是“屠榜之王”;贵州人喜欢放歌天地间,摇滚乐是最适合他们“燥起来”的方式;电音在江浙沪地区发展最好,而说到国风,河南的国风豫韵源远流长,自然是当仁不让。

当《火红的撒日朗》这首蒙古草原歌曲,配合着短视频中具有民族特色的舞蹈唱起来跳起来的时候,当西安人用陕西方言唱着《西安人的歌》,歌里唱的是从小吃到大的肉夹馍的时候,当《广东爱情故事》唱得你心碎的时候,这些性格鲜明的音乐和标记着城市符号的短视频,帮助无数当代异乡人纾解着乡愁,也让一个个好作品和音乐人被看见。

社交传播对音乐作品的助力

抖音音乐的用户因为不同的生活环境、兴趣爱好形成了不同的音乐圈层,选择了共同音乐审美的用户通过个性化推荐聚集在一起,形成了良好的互动氛围,社交助力音乐作品传播,音乐又反过来成为社交资产,促进志趣相投的用户相遇、交流和分享。

这就是“音乐社交”对音乐行业生态关系进行的重塑。

在抖音诞生之前,《旧梦一场》这种歌曲是很难被大众接触到的——它的演唱者阿悠悠名不见经传,歌词也并不足够易于传唱,“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”这歌词出自唐代的《放妻书》,听起来总觉得离当代人的生活有点儿距离。

这首带有古风风格的歌曲在抖音上一开始只是小范围传播,被一些喜欢它的人配上了故事性很强的短视频,随着“早知惊鸿一场,何必情深一往”被反复播放,《旧梦一场》成为了爆款视频必备的背景音乐,音乐人阿悠悠也在短时间内收获了700万粉丝。

在抖音,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从这份报告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社交传播对音乐作品的助力能力——数据显示,平均每天有超过18万首多元曲风的音乐激发用户投稿视频创作,用户使用抖音音乐创作的视频投稿量累计超52亿次,相当于每个日活用户创作13个音乐短视频。

同时,用户会根据不同的场景选择不同风格的BGM,报告中显示用户创造视频最多的五个场景分别是亲子、生活、美食、萌宠和旅游,丰富的场景给了不同风格音乐展示生命力的空间。

Yong 7/Aioz的《COCO》是一首很放松的说唱作品,因为歌词中描述的失恋后故作轻松的状态契合了很多年轻人的心情,成为朋友聚在一起跳舞、搞怪或者生活中慰劳一下自己时的“标配BGM”。

国风歌曲《苏幕遮》,歌词中描绘的美景如同水墨山水,成为众多用户在旅行场景下创作的首选BGM,更凭借独特的古风戏腔和古典舞挑战,调动了用户的参与热情,迅速成为爆款。

在这份报告的音乐作品篇中,我们能够看到用户短视频投稿在选择BGM上的多元化——适合帅气穿搭视频、舞蹈视频的说唱音乐,公路味道十足的摇滚乐,或者旋律跳跃可爱的二次元音乐,也都涌现出了各自曲风中的代表作。

在抖音,音乐不再仅仅只是一个个被“聆听”的作品,而是成为朋友间互动交流的桥梁,用音乐创作视频,也成为用户分享生活的一种首选方式

抖音赋予音乐行业的生命力

这份《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》中还包含其他一些很有价值的数据,比如音乐人曲风占比城市分布,音乐人直播的“营业”数据等等,相信这些数据对于音乐行业的从业者,或者有志成为音乐人的追梦少年们都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。

这份《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》的诞生背后,是抖音音乐品牌的厚积薄发,凝结着抖音平台四年多以来深耕音乐领域所获得的经验和成果。从这份报告中,我们能够看得到短视频社交正在赋予音乐行业新的生命力——不仅包括助力大批优质音乐人创作出大量优质的音乐作品,并且通过抖音创新的宣发模式,将这些作品融汇到更多用户的生活和社交场景当中。

在生产端,抖音音乐平台帮助不同风格的音乐人直接面对精准的受众,音乐人不必再像从前一样在狭窄的传播渠道上“碰运气”,从创作端鼓励了更多热爱音乐的人投入到音乐行业,进而创作出更多优质的音乐作品。

作为传播渠道,在抖音上,用户不仅仅在“听音乐”,更是通过配乐、剪辑、卡点,在“玩音乐”、享受音乐、对音乐作品进行二次创作并分享。在这个过程中,音乐作品被反复聆听理解,用户便更容易感受到创作者所希望表达的情感,从而获得共鸣。

而在消费端,抖音音乐则提供了丰富的使用场景,通过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推荐,将音乐作品推荐给数量庞大的活跃用户,为各种类型的音乐作品提供了差异化的场景。

可以说抖音音乐正式进军音乐产业以来,通过“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”、“抖音音乐人亿元补贴计划”、“造音行动”等活动,持续致力于构建专业、开放、真实的短视频音乐社区,帮助更多优秀音乐和音乐人被看见,音乐行业的改变正在发生。

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,我们的生活里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音乐的影子,一段旋律可以帮助人们记住应该铭记的瞬间。经由抖音,更丰富的音乐形态在大众群体中生根发芽,这也意味着传统音乐行业的生产思路正在被颠覆,新的音乐生态正在形成。而最终,这些多样的音乐正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,让生活有了不同的温度和颜色。

改变正在发生。